第六章 四大重臣_大清帝国
笔趣阁 > 大清帝国 > 第六章 四大重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章 四大重臣

  这天早朝过后,方怀把恭亲王奕忻,醇亲王奕譞,李鸿章以及左宗棠四人留了下来。四人中奕忻和奕譞是宗室的代表,又是最有权势的两个亲王;李鸿章和左宗棠都是手握兵权的人物,又是汉人中湘、淮两大势力的代表,自己的想法如果得不到他们的认同,实行起来恐怕有些困难。

  上书房,四人各自落座,方怀让小德子把他这几个月写的一点东西递给四人。

  这些东西是他根据大清现在的状况结合后世的经验写出来的,当然免不了有些“惊世骇俗”,不过时间不等人,这些天上朝,底下文武百官虽然恭恭敬敬站着,但他们的眼神中缺少一种东西,那就是敬畏。不过也难怪他们,方怀现在看起来还只有十岁的样子,有谁会敬畏他这个十岁的娃娃呢,即便他是皇帝。所以方怀决定适时展示一下我的“与众不同”,以赢得朝中大臣的支持,而他第一步的争取对象就是眼前四人。

  试想以四人的身份地位,如果他们都无条件服从自己的权威话,朝中大臣自然会俯首贴耳。

  李鸿章和左宗棠原本对召二人进京就颇有些猜忌,后来听说是小皇帝的旨意后就更加疑惑,一个十岁的娃娃能有什么大事?

  两人接过小太监递过的东西后,本没放在心上,不过当他们真正认真看下来后,竟不由自主陷了进去。这几垛厚厚的纸张里不仅有后世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,还有很多关于如今大清弊政的解决方法,这些方法都是经过后世无数次讨论研究,不但结合了中国的民族、地理和文化现象,还有许多国外改革经验的参考,洋洋洒洒近十万字。

  现在正是盛夏时节,上书房虽然经过特殊设计没有外面那么热,但温度也是不低。醇亲王奕譞,他体格比较胖,加上身上厚厚的朝服,已是一脸的汗水,不过他此时看着手里的东西已是张大了嘴,对外物浑然不觉。

  恭亲王奕忻还算沉稳,不过从他不停闪烁的眼光中可以看出他心中的不平静。在四人看的时候,方怀没有打扰他们,而是静静地等待着。

  直到晌午时分,四人才相继看完,而四人看完的表情又各有不同,左宗棠和李鸿章是一脸的激动,奕譞则满脸疑问,似乎又很多地方没看懂,而恭亲王奕忻的表情就很奇怪了,竟然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  左宗棠站起来道:“圣上,不知这些是哪位大贤所作?”

  方怀“呵呵”笑了笑,示意让他坐下,然后道:“这不过是我平时读书随意写的,还要请爱卿多多指正。”

  此言一出,左宗棠不由和奕忻,李鸿章对望了一眼,均看出对方心中的震撼。以十岁之龄竟然写出如此见识的文章,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了。尤其是奕忻,他对方怀身边的人可是一清二楚,想来想去也没有谁有如此能耐,难道还有隐藏在背后自己不知道的高人?

  奕忻又想起了数月前那场突如其来的政变,背后仿佛一切都准备好了,只能着那女人一头钻进去。看来那传言是真的了,慈禧就是败在这个小皇帝手中,看着笑吟吟的方怀,奕忻目光一阵阴冷。不过方怀此时看着他,他却是必须要回话的。

  奕忻看着手中地东西道:“皇上此策若是着实推行,确是强国之方。”言下的意思是计划虽好,要想实行恐怕难上加难。

  奕譞才智有限,手里的东西还没看出其中的厉害,但他观人的本领是有的,不然也做不到铁帽子亲王的位子上。看到一向与自己不对付的六哥也挑不出毛病,对自己“儿子”的厉害不由大感欣慰,连连平抚胸前的胡须,就差没有得意地笑出来。

  而李鸿章和左宗棠也齐声称赞,看得出他们也是很高兴的。

  方怀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六叔和两位爱卿就不要给朕灌迷汤了,这些不过是朕的一些想法,以朕的年纪,肯定有许多不通之处,你们身在朝野多年,负责各方方面面的事情,比朕有经验的多,看到什么就说出来,总比害了百姓后再改回来强。”

  李鸿章听了这才站起来道:“启禀圣上,臣适才读了皇上御笔,深有启发,以前许多不明之处如今却是一一明白了,只是朝廷这些年用度颇费,而前者发匪、捻贼叛乱又耗光了国库,以至辛酉赔款至今尚未还清。圣上欲行大事,这银子便是第一困难。”

  方怀点了点头,他说的这些都是实话,大清现在每年的财政收入大约在七千五百万两左右,而海关还抵押在四国银行手中,而为了实现“强兵”的梦想,朝廷每年花在上面的钱足有三四千万两,也就是说大清用在国防开支上的钱差不多占了总财政收入的一半,其他加上赔款,官僚的薪俸,供给旗人的钱粮等等,国库几乎所剩无几,若遇上黄河发大水这样的灾害,财政就更要紧张。不过这时的大清还没有到甲午后年年财政赤字的田地,让方怀多少有点信心。

  这时方怀开口道:“银子是一个问题,不过并非没有解决之道,听说爱卿前些日子创办了上海织布局,还有左爱卿办的兰州织尼局,卖得很是不错,这就很好,不过以后还是应该鼓励民间自己创办这样的厂子,我们就不要与民争利了。西方列强无不以商富国,以强大的工业武装自身,我们大清也应该鼓励工商,只有商业繁盛,我大清的银子才能源源不断。”

  李鸿章听了不停地点头,而方怀说是这样说,但真正做起来就没这么简单了,中国几千年来一直奉行着“重农抑商”的政策,要想一时改变不是这么容易转过弯来的。这时方怀接着道:“只是‘富国’还需先‘强兵’,不然赚来的银子也只是转手送给洋人罢了。所以当务之急是先使我大清的军队强大起来,你们以为如何?”

  上书房中,几人面面相对,颇有些不明白。还是资格最老的恭亲王奕忻道:“皇上欲重兵事,须知此处亦是最耗银子,不知皇上有何良策?”

  方怀其实也知道这上面最耗钱,但有什么办法呢再过两年,中法就有一场大战,以现在大清的力量,还是只能是一个“输”字。方怀想了想,道:“这样吧,从今日起,内宫用度除太后那里,其余一律减半,修清漪园从今儿起也停了吧。李爱卿,我把户部交给你,朕从内帑拨两千万两给你,你给我把它们用在刀刃上,如果有谁敢动这笔银子的主意,朕也不是不会杀人的。”话语间已经透出一股森然的味道。

  看到几人脸上有些古怪,方怀这才记起自己现在还只有十岁,今天的表现已经有些过于惊人了,连忙向奕忻和奕譞道:“六叔,阿玛,这样安排可好?”

  奕忻和奕譞同声道:“皇上圣明。”

  “当然,鼓励民间自办工厂还是要实行的,这费不了朝廷多少银子。还有就是筹办我大清自己的银行,如此可收拢民间空闲的银钱。”但方怀仍忍不住嘱咐李鸿章。

  李鸿章领命坐下,方怀的眼睛又看向了左宗棠。刚继位的时候,方怀曾经见过他一面,这位被誉为大清中兴名臣的老人身体看起来比那时差了很多,西北的风沙让他患了眼疾,刚才看东西的时候也不停地咳嗽。他与李鸿章是一个时代的,但看起来却比李鸿章要老上许多,为国平定边疆耗尽了他的心血,也拖垮了他的身体。更重要的是这个昏暗的朝廷一度使他丧失了希望,历史上,中法之战左宗棠力主对法宣战,军队也节节获得胜利,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以胜求和,又多了一个不平等条约,左宗棠气急之下,吐血而亡。对于这个老人,方怀是有着深深尊敬的,他的才华不在李鸿章之下,人品更不是李鸿章能比拟的。李鸿章不能说是小人,起码的民族气节他还是有的,但也谈不上真君子,而左宗棠则可以称为真正的君子。

  方怀看着左宗棠,道:“左爱卿此次回京就留在京中养病吧,兵部尚书和军机大臣的位子朕给你留着,你什么时候养好病再回来帮朕吧。”历史上,左宗棠平定西北后就已经有很重的病了,而慈禧却马上把他派往东南任两江总督,才使得他病情恶化,最终在1885年病逝。

  左宗棠一听想要说话,方怀伸手阻止道:“朕还年少,还有很长时间要你们来辅佐朕,所以你们一定要养好身体,帮朕打造一个无人敢与争风的大清帝国来。”

  听到这话,左宗棠不由产生一种错觉,而厅中几个人也都感觉到了,眼前的光绪帝仿佛不是一个年方十岁的少年,而是一位雄才大略,开疆拓土的千古帝王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amcmtc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amcmtc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